新书换类型了(1/2)

加入书签

  书名一夜冥妻,下面是试读,后面会放链接。

亚游ag骗局|官网  小时候我爷爷是村里的村长,印象中他是一个和善的老头,只要我想要得到的,他都会尽量去满足我,我不管是想要树上的鸟还是水里的鱼,他都会笑眯眯的给我去弄回来。可是唯独有一间破房子,他死活不让我进去,只要我提到那个破房子,他就会变得特别严厉,脸色难看,就像变了个人一样,不停地警告我,让我不准靠近那个破房子。

  那个破房子,不仅仅是我不能靠近,全村的人都不能靠近。因为我家是在一个山脚底下,所以我爷爷的话几乎可以说就是圣旨,没人敢不听从,因此,一直以来,那个房子一直都没有人靠近。

  随着年纪慢慢长大,我的好奇心也越来越重,在我二十岁的那年,我偷偷地去了那个破房子,在那个破房子里,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,我的命运甚至说,我家的命运都因此而改变。

  那一天我爷爷去邻村开会不在家,我叫上了小时候的小伙伴胖墩,我们两个人偷偷地摸到了那个房子,两个人一合计,便用石头把门给砸烂了。

  房子很久没人居住,一打开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尘土味,我和胖墩忍不住捂着鼻子咳嗽了起来。正在这时候,我和胖墩忽然听见了一声微弱的抽泣声,这声音让我们两个人顿时不寒而栗。

  “你你听见了吗?”胖墩颤抖着身子问我。

  我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来看了胖墩一眼,点了点头。

  这个房子里漆黑一片,除了眼前的一丁点光亮,我们什么都看不到。而此时的我们,竟然连打开手电筒的勇气都没有了,生怕看到不该看到的。

  “哼哼”

  正在这时候,又是一声啜泣的声音,这次的声音比上次要清晰的多!

  “有人来了吗?”我们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害怕,便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从房子的角落传了出来。

  “怎怎么办?”胖墩害怕的问我道。

  我骂了句草,说道:“还能怎么办?打开手电筒啊!”

  胖墩听到我的话后,哆嗦着手打开了手电筒,照向了那个角落。

  角落里顿时一片光亮。

  一个赤身的长发女孩正坐在那里,手遮半面,哭哭啼啼。

  虽然她身上有些许脏乱,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她姣好的面容和傲人的身姿,那一刻,我竟然可耻的有了反应。

  我有些脸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,头故意扭到一边,斜着眼睛看着她诱人的身姿问道:“那个姐姐,你为什么在这里?还有你为什么不穿衣服?”

  这女孩听到我的话后,哭的更厉害了,她慢慢地挪开手,露出了她满面泪痕的美目,抽泣道:“十几年前有个男人把我从城里带到了这里,她把我关在了这个房子里不让我出去,还还让我当他的奴隶,逼我跟他干那种事,我不同意她就打我,呜呜”

  听到这话,我顿时没由来的愤恨,我们那个山村有大半的女人都是被骗来的,但是绑来当成那种奴隶的事情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!

  “姐姐你别害怕,你告诉我是谁做的这种事,我爷爷是村长,我让我爷爷”说到这里,我身子忽然一僵,那个人难道是难道是我爷爷?

  胖墩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他看了我一眼,脸色有些难看。

  “姐姐,你能描述一下那个男人的样子吗?”我声音有些打颤的问道。

  这女孩听到我的话后先是抽泣了一声,接着开始跟我描述他的样子:身高一米七,高鼻梁,小眼睛,嘴边有一颗痣。

  听到这话我彻底崩溃了,他说的这个人不就是我爷爷吗?难道这就是我爷爷一直以来不让我进这个房子的原因吗?

  我咬了咬牙,胸口一股怒气。我强忍着愤怒,低声说道:“姐姐你赶紧跑吧。”

  那美女抬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,小声说道:“大恩大德永生难忘,如果不嫌弃的话,我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报答你”

  我有些脸红的看了她一眼:倾城的容貌,修长的大腿,胸前饱满,腰肢细腻,尽管身体有些污渍,但依然阻挡不了她身上诱人的魅力。我承认,那一刻我无耻的有反应了,但是我的理智战胜了**,我咬了咬牙,跟她说道:“姐姐,我救你不是为了被你报答,你不用这样,你走吧。”

  她忽然媚笑着对我点了点头,然后从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。我脱下来了自己的衣服给了她,让她穿着离开。

 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,回过头来对我轻笑一声,说道:“我叫诗蕊,有机会还会再见面的。”

  说完她便迅速的消失在了门口。

  她走了之后,我愤愤的走出了房间。胖墩跟在我后面不停地问东问西,我转过头来盯着他说道:“胖墩,今天的事情,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。”

  胖墩哆嗦着跟我点了点头。之后我和胖墩便分开了,他回了家,而我则是愤怒的去找我爷爷。

  到了我爷爷的房间里,我一把推开门,走进去对他大吼道:“你为什么要干这种事?”

  “小文,你干什么,怎么和你爷爷说话呢?”我爸在一旁骂了我一句,我爷爷摆了摆手,问我道:“怎么了?”

  我指着我爷爷的鼻子骂道:“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,我把你当做我的榜样,可你竟然在那个房子里圈养美女?你还是人吗!”

  我爷爷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大变,他猛的从炕上坐了起来,红着眼睛问我道:“你你去那个房间了?”

  我说对,我去了,我看到了你做的不齿之事!怪不得你一直不让我去那个房间呢,原来你

  “啪!”我话还没说完,我爷爷忽然扇了我一巴掌,怒瞪着我喊道:“我不是说过不准去那个房间吗!她根本就不是人!你被她的外表给蒙蔽了!”

  说完,我爷爷就往门外跑去,然而他还没有跑到门口,便被村民给堵了回来。

  领头的是胖墩他爹大胖墩,胖墩站在大胖墩的身边畏缩着,一句话不说。看到这幅场景,我就知道坏事了,胖墩肯定跟他爹说了。

  全村的人把我家给堵了起来,指着我爷爷骂,说我爷爷是个衣冠禽兽,不配当这个村长,还要我爷爷给个说法,不然他们就要打死我爷爷。

  我爷爷一脸的焦急,但是他没有做任何的解释,片刻后,他忽然唉了一声,身子就像被抽空了一样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一脸悲戚道:“罢了罢了,这都是命啊!”

  我爷爷最终没能从家里走出去,村民把家里围了个水泄不通,我爷爷也因此名声大坏。

  第二天,我爷爷就走了,我和我爸妈满村找我爷爷也没有找到,最后我妈在家里找到了一张纸条,是我爷爷留下的,他说他走了,以后可能会回来,也可能不会再回来。末了他还叮嘱了一句话:不要找我,该回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回来。无论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都不要我们参与。

  我爷爷走了之后,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。连续两年过去了,我们渐渐地也把这件事情忘记了,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弄清楚,爷爷说的那句“她不是人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  本来以为一切就此结束了,直到那一天那个美女姐姐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  村里的同龄人,该成亲的都成亲

章节目录